快捷导航

新闻中心

西安夜网:让我话从两头说起:
2019-11-03 14:14:35

 有一年,带孩子去日本玩,八月底九月初的天气,不料早 晨雜凉,于是叫儿子穿件套头毛衣出去。逛到'浅草一带,太阳出 来了,忽然之间天气又恢复为夏曰,孩子热得受不了,我只好打 破旅行不购物的原则,去小店里为他找一件丁恤。

  找到一件草绿色的,那绿像军服的绿,胸前有两个橘色大

  字:一番。

  一番?我有点吃惊,一番什么? 一番舂梦? 一番爱情? 一 番人生?总之,不管什么活动,也只是走过一番罢了。

  儿子后来飞快地长大了,这件衣服他再也穿不下,我只好 检来自己穿。

  故事的另一端是我有个香港朋友,男的,他有个女秘书。 有次赴日本开会,他因业务需要便带着这位女秘书同行。不料这 位女秘书一到日本立刻跟一位日本男孩热恋起来。会幵完了,男

  1-191103141501356.jpg

  孩:^抛了学业sg她回麵,女秘书当然也就辞了职结婚去了。男 孩没有了学历,在香港又举目无亲,两人便转到澳门去做导游, 专做曰本观光客生意。后来又生了孩子,算是恩恩爱爱的一对标 准夫妻。

  有一天,这位朋友带我去澳门玩,加上他的公司员工,浩 浩荡荡一队人马。到了澳门,想起从前那位女秘书,便打电话叫 他们一家也来聚聚,于是他们抱着孩子前来赴席。

  而那天,我身上便穿着那件“一番”衫。朋友介绍之后, 曰本男孩盯着我看了一下,忍住什么似的,欲言又止,终于没有 说话。筵席快吃完了,男孩向我举杯,并且结结巴巴地开了口:

  “你这件T恤,有没有多的一件?如果有,可不可以让给 我;如果没有,可不可以就把这件让给我一这日本制的T恤,让 我想纖来。”

  我摇摇头,这件衣服有我和儿子的共同记忆,我舍不得卖 它。男孩也很知趣,不再说什么。

  我乘机问他“一番”在日本是什么意思,他说是“第一” 的意思,我恍然失笑,原来不是指人生的一番历练。

  那天晚上的饭局,他的脸上写满了落寞。

  看得出来他深爱妻小,对自己的行业也很投入,但他脸上 的落寞令我不忍。

  大概,人类总有一个角落,是留给自己的族人的,那个角 落,连爱情也填它不满。